广东湛江公安局长解密侦破廉江涉黑团伙过程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7 01:55

  东方网12月3日消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以吴亚贤为首的22名廉江矿霸黑帮成员在湛江市中院将结束庭审。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自去年年底起,湛江市公安局先后开展了“秋风行动”、“春声行动”和“紫荆行动”等专项行动,对黑恶势力进行了重拳出击,并把数个大型涉黑团伙送上审判席。

  12月1日,湛江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张荣辉接受南方日报专访,解密廉江矿霸黑帮及其保护伞的侦破过程和湛江打黑成果。

  南方日报:以吴亚贤为首的廉江矿霸黑帮盘踞长达10年,称霸一方欺压百姓。您能介绍一下这次扫除廉江矿霸黑帮的情况吗?当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阻力?

  张荣辉:从去年廉江9·27杀人案发生,直到现在廉江黑帮走上审判台,我才能稍微喘口气。压力很大,也非常艰难。吴亚贤在廉江这么多年,而且占有矿产资源,有过亿资产,财力雄厚,社会关系复杂,案件侦破确实不容易。

  “9·27”案发生后,省公安厅领导非常重视,多次作出批示,派出联合工作组赴湛江指导。我当时给专案组定下了3个硬目标:一,全力加快案件侦破速度;二,当时已经怀疑吴亚贤有涉黑背景,侦破时要特别注意吴是否黑恶势力;三,如果涉嫌有保护伞要依法打掉,显示党委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

  张荣辉:对于打黑,我的理念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该使狠时就使狠”。因为吴亚贤在廉江成长和发迹,对当地的情况相当熟悉,当然也可能包括当地民警。最初我们也不敢肯定是否有当地警员牵涉其中,为了避嫌和确保万无一失,我们用异地警力,由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直接侦办。

  南方日报:你到湛江任公安局长短短一年半时间,先后打掉了雷州鸭毛黑帮和廉江矿霸黑帮两个典型黑社会性质组织,当地民众甚至燃放鞭炮来庆贺黑老大落网。能谈谈你在湛江掀起的“打黑风暴”吗?

  张荣辉:黑恶势力与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经济发展等因素都有关系,也不仅仅是湛江才有的问题。当然,黑恶势力的猖獗程度和地方打击力度肯定存在对应关系。

  黑恶势力形成有个特定过程,所以打黑除恶也必须有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不能说想没黑恶势力就没有。我们打掉了雷州陈安斌为首的鸭毛黑帮和廉江吴亚贤为首的矿霸黑帮,这两个涉黑团伙成员都在20人以上,在湛江都属于影响很坏的黑恶势力。通过对这些典型的黑恶势力进行重拳出击,对其他的犯罪组织和团伙会起到震慑儆戒作用,从而遏制其违法犯罪的嚣张气焰。

  张荣辉:对于打黑除恶工作,我们一贯的原则是“除恶务尽”。我将尽我所能,铲除黑恶势力越干净越好,能打多干净就打多干净。当然,正如前面所讲到的,打黑除恶十分艰巨,需要一个过程,我们的打黑除恶工作将树立长期作战的思想,不放松、不松懈。

  湛江市委、市政府对政法公安机关的打黑除恶工作高度重视,旗帜鲜明,坚决支持。目前,我们没有哪个黑恶势力团伙不敢打、没有哪个涉黑组织会因为阻力而打不掉。

  张荣辉:从去年开始,湛江先后开展了“秋风行动”、“春声行动”、“紫荆行动”等,从源头上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进行了堵截。

  我个人的感受是,湛江的社会治安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仅“两抢一盗”案件明显减少,而且大的工程项目也不受黑恶势力渗透,打黑为湛江经济保驾护航。

  我们通过开展打黑专项行动,通过侦破雷州和廉江特大涉黑团伙,的确取得了一点成绩,但仅仅是刚刚开了个头,我们会继续努力建设平安湛江,相信以后的成效会更显著。

  张荣辉:在一个黑恶势力犯罪当中,有一部分是存在保护伞的。在廉江黑帮案侦破过程中,我们将充当吴亚贤保护伞的廉江市公安局民警吴树琴一并追究刑事责任,绝不为保护伞开脱罪责。

  张荣辉:具体到某个案件,要根据实际认识保护伞问题。我曾经总结过三种不同的保护伞形式:一种是主动的“保护伞”。大家是亲戚、朋友或是你给我一定的利益,然后我主动给你提供保护;第二种是被动的“保护伞”。提供保护者一开始或许不知情,但经过接触,大家之间心照不宣,间接提供帮助、保护或方便,被动成为保护伞;第三种是隐性的“保护伞”。比如与某领导并没有特殊关系,却将与其合影拿出来炫耀,让不了解内情的人感觉他“能力通天”。

  张荣辉:打黑案件侦破如同治疗慢性病,打击整治需要一段时间,不是短期行动,侦办要求也比较高。其中最大的困难在于取证。而取证困难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犯案者尤其是主犯作案手法高明,不仅知道如何毁灭证据,还知道如何规避法律。此外,受害者可能愿意在网上匿名举报,一旦让其举证,有很多受害人出于自保心理不敢指证。

  所以,打黑案的侦破难度很大。在侦办涉黑案件中,既要讲效率,更要讲质量,拿准拿实证据,办成铁案。

  张荣辉:打黑除恶案件与其他案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专业性很强。怎样把证据和问题弄清楚,怎样证明是否是黑势力犯罪,里面有它的专业要求。

  通过雷州和廉江等黑恶势力案件的侦办,我们的队伍得到了锻炼。同时,我们已经有意识在培养一批有能力的打黑除恶专业干警。

  张荣辉: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的重视支持是打黑除恶工作能取得成效的关键。从几个月的专项行动情况看,简单概括有四点:镇得住、抓得准、破得快和治得好。因为涉黑案件形式不尽相同,但必须要坚持的一点是露头就打;其次,侦办过程中根据需要异地用警,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第三,由于打黑除恶工作专业性强,有必要成立专业队伍,实行“专业队伍打击专门犯罪”。同时,要建立防范黑恶犯罪的长效机制,不让其有滋生的土壤。

  昨日,廉江矿霸黑帮的庭审进入法庭质证阶段。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和证据,吴亚贤或称证据不实,或称是手下背着自己干的。尤其在涉嫌故意杀人罪中,吴亚贤称自己并没有指使吴日旺强袭矿场,而吴日旺和弟弟吴仔君则坚称是受其指使,大佬和马仔互相推卸责任。

  起诉书称,2009年9月26日晚上9时许,吴日旺、吴仔君等人持枪到雅塘镇大埇村四角塘车站的高岭土矿场,见人就开枪射击,致矿场工人莫孙运中枪身亡。

  是谁杀害了莫孙运?吴日旺在庭审中称,吴亚贤因为与罗某在争抢四角塘高岭土中产生矛盾,当他得知罗某在矿场采矿后,便在电话中指使他持枪到矿场“喷”(指开枪打)罗某。

  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电话上。吴亚贤辩称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打电话指使。他称,当晚,他与女性朋友在酒店开房,有个陌生手机号码持续给他打了20多次电话,至今也没查出是谁。

  不过,随着公诉机关一一将通话记录进行公示,争议很快停了下来。公诉机关还将吴亚贤与吴日旺的部分通讯内容进行了陈述。

  昨天,按照指控罪名的顺序,公诉人将各项罪名的证据一一向法庭公示。每当公诉人陈述完一段证据后,吴亚贤都称不实。并辩称大众矿业公司并没有非法采矿,而是在各个矿场收购。

  在公诉人陈述的32位证人的证言中,吴亚贤或称不认识村民,或称村民所说的情况失实,或把事件的责任推给马仔,他甚至辩称自己受到了证人的陷害。即使在国土部门和相关部门提供的执法证据面前,吴亚贤依然称国土部门下发的行政处罚文件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