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一时的镇江涉嫌“酒驾”案是如何“消失”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25 17:19

  9月24日晚,在镇江闹市区的江滨路梦溪路口发生一起涉嫌酒驾交通事故,事故致3车受损4人受伤;肇事车为苏L00707轿车,肇事车主为58岁的镇江男子张某,当时张某使用呼气式酒精测试仪检测显示值为34mg/100ml。25日,扬子晚报江苏新闻A12版头条《遇“临检”,他飞奔逃离致4车相撞》率先报道了这一消息。事故发生后,由于司机具体身份敏感及是否涉嫌酒驾、公车私用等“热点”问题,当即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5日,经江苏大学司法鉴定所检验,检验结果显示张某事发时的血液乙醇浓度为13.5mg/100ml。从涉嫌酒驾的34mg/100ml到13.5mg/100ml的酒驾不成立,这一结果更如同是炸开了锅。在被另外3方当事人异议的同时,血检结果外泄后,更是在镇江民间及网络上被“热炒”。期间,自然不乏指责镇江交警部门的“尖锐”声音。

  那么,镇江这起涉嫌“酒驾”案到底是如何“消失”的?4日上午,镇江交警支队和京警大队,就此案给予通报;并会同到场的江苏大学司法鉴定所专业鉴定人,针对媒体、镇江市民和网民所关心的问题,逐一解疑答惑。

  镇江京警大队仲恭大队长介绍,9月24日晚8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集中酒驾整治行动要求,京口大队组织警力在镇江梦溪路东吴新村西门附近设点开展工作。晚8时38分许,苏L00707轿车沿镇江梦溪路由南向北驶来,未按整治人员要求停车接受检查,而是驾车闯红灯向北驶离。

  10分钟后,整治组接京口大队值班班通报,在镇江招商北固湾北门附近发生交通事故,要求到现场处置。整治组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发现肇事车辆正是苏L00707轿车,该车驾驶人车头受损较重,驾驶人腿部受伤。另有3辆车被撞受损,4人受伤。

  民警到达现场后,首先控制住苏L00707驾驶人并对现场交通进行疏导。经查,该车驾驶人张某,持C1照,车辆检验有效期止2015年12月31日。

  当晚9点05分,民警现场对驾驶人张某进行酒精初步检测,使用呼气式酒精测试仪检测显示值为34mg/100ml,涉嫌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事故。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民警依法将张某带至镇江359医院抽血。

  9点20分到达医院后,由于张某自称腿部骨折,要求医生先行腿部检查。期间,张某向护士索要两杯开水饮用。10时30分,护士对其进行血液抽取,现场封口,相关人员签字,送京口大队物证室冰箱存放。

  仲恭说,事故发生后,京口大队立即组织警力对事故中涉案当事人进行询问;对当晚和张某一起喝酒的同事以及相关证人进行询问;调取相关视频资料监控。

  经与当事人以及旁证调查,警方查明:9月24日,张某的一名同事退休。当晚5时45分,其单位共11人在镇江天慧园酒店设晚宴欢送。期间,10人喝了两瓶白酒,其中张某喝了近2两白酒,近7时晚宴结束。张某离开天慧园步行回单位(镇江京谷大厦)休息喝茶,约90分钟后,当晚8时30分从单位驾驶苏L00707轿车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

  9月25日上午,京口大队将张某抽取的血液送江苏大学司法鉴定所检验。9月28日上午,接江苏大学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江大司鉴所[2015]毒鉴字第610号),检验结果是血液乙醇浓度为13.5mg/100ml。

  9月28日下午,京口大队依法向事故各方当事人送达检验报告。除张某外,其他3方当事人对检验报告提出异议,要求重新检验。按照规定,大队于9月29日下午,将张某备份的血液送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为10.7mg/100ml。

  另外,仲恭大队长还透露,事故肇事者张某多处软组织受伤,左腿髌骨骨折,现已手术治疗并修养;被撞的苏LBG牌照轿车上的4名人员轻微伤,9月24日晚检查治疗后回家休养。

  至于车损情况,被撞的苏LZ牌照中型客车车损较小,当事人主动不要求赔偿;苏L00707轿车、苏LBG牌照轿车、苏LM牌照轿车的车辆损失正在评估中。

  那么,张某何以就能从吹气显示34mg/100ml,血检显示只有13.5,南京再检又只有10.7mg/100ml了呢?

  江苏大学司法鉴定所具有法医毒物(酒精)检验资质的鉴定人、江苏大学化工学院院长谢吉民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一般健康的成年人,在喝酒过程中酒精进入血液的速度大于其代谢速度。餐后1小时左右血液中浓度最高,胃肠道吸收和体内代谢会维持一定时间。喝酒结束后,乙醇在体内0.5-3小时完全吸收,并分布于所有含水组织和血液中,2-3小时血液的酒精浓度就能够下降。

  当事人张某当晚7点钟吃完饭,正常情况下8时左右血液中浓度最高,当事人经过两次呕吐后,减少了胃肠道的吸收。虽然9时05分吹气检测结果为34mg/100ml,但此时酒精在体内主要为代谢,正常情况下代谢约为10个单位,10时30分抽血大约能降低15个单位。再加上当事人在医院内喝了两杯水及出汗,又有一定的稀释和排毒作用,所以血液中的浓度降到20mg/100ml以下,完全有可能。

  另外,负责此次鉴定的资质鉴定人曹金星则表示,如果喝的是高度酒,因为酒精来不及达到在血液内平衡,吹气的含量往往大于血检结果;或者经过呕吐等等,酒精并未全部进入血液循环,而残留在胃部或者口腔的酒气较重,也容易导致吹气结果偏高。

  同一袋血,南京的检验结果何以会出现下降?谢吉民表示,时隔一天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虽会有挥发,但血液抽出后即冰箱内低温存放,挥发量可以忽略。从13.5到10.7,从医学上来说其结果符合代谢规律,并允许两地检验结果有一定误差,且这一误差在规定范围内。

  仲恭表示,在整个办案过程中,他们给张某的多名同事做了笔录,众人证明张某喝酒后几乎每次都会将酒呕吐掉,平常就有这个保护习惯,同时他也有防范酒驾意识。“当晚酒后他在单位除了呕吐外,警方调阅路段的监控显示,他还休息喝茶了90分钟才驾车出门”,这些都证明他不想触碰“酒驾”这一高压线。

  仲恭还强调,交通法明文规定,优先抢救伤者,其次再是执法。换位思考,将心比心,髌骨骨折十分疼痛,在那种情况下,面对民警的抽血要求,张某强烈要求先予检查、治疗、止痛,然后再抽血,这也符合情理。两相比较,治伤和抽血,理应治伤为主,治伤优先。并且,事后连夜开刀手术也证明,他的伤情不轻。

  至于期间他向护士索要喝水,仲恭说,本着人性化执法的要求,在其大量出汗后,包括配合院方的治疗,警方也不能制止其适度喝水需求。

  “整个案件的查处,无论从法律应用及程序上来看,警方都是公正、透明和客观的”,仲恭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警方执法依据法律事实说话,也不可能因舆情而受干扰。参照检测结果及法律依据,体内酒精含量低于20mg/100ml,就不能按酒驾处理,故此,张某的“酒驾”已不复存在。

  还有,就张某是否涉及公车私用,记者注意到,还是在25日,镇江市粮食局就已在镇江相关网络上给予“官方回复”实名跟帖,全文如下:

  9月24日晚上,发生在(镇江)市招商北固湾北侧江滨路处的交通事故,据查,肇事者为我局下属企业领导,车辆为该企业所有。我局党委高度重视,现已暂停肇事者职务,下一步将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处理结果,对肇事者依法依纪给予处理。在此,对事故受伤者表示慰问,对网友的关心表示感谢!镇江市粮食局2015年9月25日。